大庄村革命历史

2015/7/31 22:00:27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历史传承

抗日战争时期,大庄村及周边地区成为了我党的抗日根据地。是晋察冀边区二分区驻地。当年山西与河北相邻地区划分为盂平县,1942年盂平县县委县政府及其下属部门机构设在了大庄村。

任职人员主要有:

县委书记   李立安(山西定襄人,后担任黑龙江省委书记)。

县委副书记 田云(女,又名田小妮)。

县长       孙玉佩(后曾任察哈尔省领导干部)。

诗作家     田间时任县抗日联合会主任(解放后曾任河北省文联主任)。

参议院院长 郝光(后曾任山西省北岳中学校长,北岳中学后改名为平定师范)。

司法科秘书 张忠杰(平山县杨家桥乡大庄村人,新中国成立后在解放军总后勤部工作,现已退休,仍健在)。

教育科长   涛廉(后曾任冀晋第二师范校长职务)。

看守所所长 刘江,实业科科长李兴堂等。

 

当时是1942年,正值抗日战争的第五个年头,日本鬼子驻扎在山西省梁家寨(距大庄村只有30华里)。不时地对山西与河北交界地带及周边地区进行大扫荡。大庄村及周边村民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抗日联合会”(抗联会)、“妇女救援会”(妇救会)、“小区会”及抗日民团等抗日组织,全民皆兵,浴血奋战,有力地打击了日本鬼子侵略者。

据大庄村92岁的老党员张文秀(女)回忆:全村有十多名青年报名参加了八路军,有的参加了抗日民团,曾进行埋地雷,抬担架站岗放哨等抗日活动。有一天抗日民团到山西省梁家寨偷袭日本鬼子堡垒。

曾有一次得到可靠情报,鬼子小部队扫荡山西河北交界一带。抗日民团成员在鬼子的必经之地河西头村东埋下地雷。结果鬼子的先头部队被炸得尸肉飞溅,后边的人马掉头就跑,他们返回河西头村穷凶极恶恼羞成怒的鬼子点火将河西头村房屋烧了个精光,是周边地区烧得最惨的一个村庄,日本鬼子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妇救会”“小区会”组织妇女纺绒织布做军衣、军鞋,有的推石磨、石碾加工米面。村民们赶着牲畜,推着土车送军鞋、军粮。有的青壮年男子24小时轮流站在东坡放哨,一旦发现情况就挥舞衣服或点火冒烟通报敌情。

有一次,村民们从岗哨得知小股鬼子从梁子沟方向蠢蠢欲动,老百姓及工作人员全部撤离,村民隐藏在当时叫“安屋子”里(就是山沟里的一些石洞)。鬼子进村后没有抓到人,穷凶极恶的抢走了粮食和牲畜,还烧毁了多处房屋,更为残酷的是他们实行了细菌战——当村民返村后不久,很多人出现了相同的症状,忽冷忽热发摆子,几天后就死去,村里死了很多人,现年91岁的老八路军张文华叙述:父母爷爷奶奶在一个月内相继死去,11岁的弟弟在晚上死在了她的怀里,全家六口人只剩下他一人,后来他报名参加了八路军(曾参加过山西西沿镇战役)当时只有19岁。还有好多人家死去二、三口人。

在梁子沟的一次打鬼子战役中有两个受伤的鬼子钻进一个山洞里他们用石块修筑堡垒大庄村张文操带领民团前去捉拿鬼子不料从枪眼里射出几发子弹,冲在前面的张文操身负重伤,他用手捂住伤口继续带领民团向前冲去,活捉了两个日本鬼子,张文操不幸英勇牺牲。

据在河北省医院工作的张国荣叙述:父亲张晋英曾给她讲述过他的抗战经历,在解放盂县城打鬼子的战役中,腿负重伤他爬进一个草垛里,战后一位农民救回了他,后截去双腿,成了甲等残废军人。

解放后,曾在部队总后工作的我村老干部张凤杰(女),当时是抗日宣传员她带领人们写标语,搞呼听广播,教唱歌、说编快板,为宣传抗日做了大量工作。

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后村民们纷纷走向街头,欢呼跳跃,扭秧歌欢笑和泪水挂满了人们的脸庞。

中共盂平县县委县政府离开大庄村后该村又成立了荣退军人学校主要任务是负责照管残废军人的学习、生活起居,大庄村乡亲们继续为这里的抗日功臣们工作着奉献着。

老八路张文华(现年91岁)。

妇救会成员 张三妮(现年90岁)。

妇救会成员、老党员 张文秀(现年92岁)。

革命烈士 张文操墓碑。

革命烈士张晋同墓碑。

抗日、抗美援朝军人张晋岐墓碑。

甲等残废军人张晋英墓碑。

抗日革命干部 张秉哲(又名张俊杰)墓碑。

抗日老干部左张忠杰、右张俊杰。

抗日老干部左张风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大坪村村志

相关内容